• 为嘛? - [2011]

    2011-08-19

          世界上有那么多值得花时间去做的事儿,为什么我的目光只停留在跟前,并且跟其调整自己的喜怒哀乐。

  • 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吃饭。
    小兔子捧着饭碗,对大兔子说:“想你。”
    “我不就在你身边吗?”大兔子说。

    “可我还是想你。”小兔子咋吧咋吧嘴,
    “我每吃一口饭都要想你一遍,
    所以,我的饭又香又甜,哪怕是我最不喜欢的卷心菜。”
    大兔子不说话,只是低着头继续吃饭。

    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散步。
    小兔子一蹦一跳,对大兔子说:“想你。”
    “我不就在你身边吗?”
    大兔子说。“可我还是想你。”
    小兔子踮起脚尖,“我每走一步路都要想你一遍,
    所以,再长的路走起来都轻轻松松,哪怕路上满是泥泞。”
    大兔子不说话,只是慢悠悠地继续走路。

    大兔子和小兔子坐在一起看月亮。
    小兔子托着下巴,对大兔子说:“想你。”
    “我不就在你身边吗?”大兔子说。
    “可我还是想你。”小兔子歪着脑袋,
    “我每看一眼月亮都要想你一遍,
    所以,月亮看上去那么美,哪怕乌云遮挡了它的光芒。”
    大兔子不说话,只是抬起头继续看月亮。

    大兔子和小兔子该睡觉了。
    小兔子盖好被子,对大兔子说:“想你。”
    “我不就在你身边吗。”大兔子说。
    “可我还是想你。”小兔子闭上眼睛,
    “我每做一个梦都要想你一遍,
    所以,每个梦都是那么温暖,哪怕梦里出现妖怪我都不会害怕。”
    大兔子不说话,躺到床上。

    小兔子睡着了,大兔子轻轻亲吻小兔子的额头。
    “每天每天,每分每秒,我都在想你,悄悄地想......

  •       3月8。哇!好耐唔见咯啵~

          这期间,俺抽空换鸟份工,抽空回鸟趟家,抽空过鸟个年。回来才发现,沧海桑田:徐总美玲抽空订鸟个婚,空主任空携伉俪文记者波抽空买鸟个房,Ulife抽空免鸟个chief editor,俩editors抽空辞鸟个职,一切都是那么滴恰巧,有道是——忙里偷闲。

          话说家里顺风顺水一切安好,风好雪好年过得好。

          再说俺那两个年前还在一起并肩作战的弟兄,如今也纷纷离开鸟战壕,并拟计划胸怀大痔效力他方鸟。

          baby姐姐对Ulife用情至深,近期总是念念不舍滴怀念起每个月总有滴那几个忙碌日子,校对最后一遍稿,加最后一次班,用最后一次她那奇慢无比滴电脑,直到……愤怒滴baby姐姐便转身骑着浮云赶往台湾奔赴与陈信宏滴偶遇之约,她不但带走鸟云彩,还留下鸟乌云,一朵朵,浓密滴。

          痴痴对Ulife用情至切,临行时只带鸟个20厘米见方滴小包包,听闻痴兄留下滴那段伤感对白令人黯然无比:“入寨春秋四载,如今离去,寨中之物分文未取,这几本书是我自己买滴,拿走鸟。”痴兄带着留恋而受伤滴背影,踏上返回西安滴道路。神伤毕,只慨痴兄得一贤妻内助,如此如影随形,即是从头再来也是旁人艳羡不起滴。

          最后滴晚餐,碰碰胡经理拨冗赏光,痴兄献歌一曲《从头再来》,直教人潸然泪下,有道是天下没有不散滴宴席,只谢Ulife让我等相聚,请欣然迎风,任其将你我吹走,散落天涯。

          长亭外,古道边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兄弟,青天见。

  •      昨晚着家,案板上摆这个九阳豆浆机,又是曹小妞儿心血来潮。

         这玩意儿,没用过,我也得试试。

         今儿早上,起床睁眼,八点二十,朦胧中摸到厨房,把泡十二小时的黄豆哈拉玛斯倒进去,开煮。

         叮了3下昨儿晚的炒米粉,才把它弄热。

         食物有神奇的魔力,刨了米粉,喝了豆浆,小女子顿时精神百倍。

         八点五十二,扯了。

         打的,一个月就这么一两次,穷也得犒劳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欢欣鼓舞地去打的,就在61路开过眼前的瞬间抬手拦住一辆的士,心情倍儿好。

         司机叔叔三十多四十的样子,貌似和我一样开心。

          “你去鸿景花园干嘛?”

          “上班呀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哎呀,那来不及啦,迟到啦,新世纪要到了,可不能迟到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er……新世纪不是10年前就到过一次了?”

          “2010不是也有个0么?不算新世纪?”

          “er……介个,不算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那怎么说?应该是什么?

          “我估计,应该是,新年代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哦。新年代。”

          司机去沉思了,我在反复斟酌,这新年代,没错吧。

          “要过年了,真想回家啊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那就回家过年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我家好远呀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远到哪里?”

          “湖北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er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 “过年路上不好走啊,过了再回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那也行,何必非要这天回去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唉,那也不是,人活着,不就为了这一天嘛。在外面混,就是想这天能回家过个好年。”

          “er……哦,对哈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现在发现,我们都是为了别人活着,为了你们和我的家人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er……我们?您言重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那天我儿子游泳,我就只能站在旁边看着,让他别去深水游,要是早个十年,我就下水去游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现在也行吧,省得再过十年还得后悔。”

          “拉你这样的客人真好,可以和我聊天,不用骂我怎么开这条路怎么不开那条路。哈哈,小姑娘,回家过年吧!”

          “好嘞,师傅您真穿越!”

          哎呀,真是要过年了。新的时代是要到了吧?我也该有点新变化了。

          有早餐果腹,有钱打车,有人聊天,有事儿瞎忙,挺好的。

          对了,还得回家过年,管他有钱没钱。

         

  •       话说,我那棵遥远的杨树——徐总

          昨晚告诉我,要结婚了。

          她结婚,本来正常的,只是前两天还在嚷嚷已婚妇女不好找工作,不好脱身唉来呗来……

          一如既往坚持不婚主义。

          可系,

          寻晚,

          我那棵遥远的杨树——徐总Q我,

          “俺们打算年底领证了,下个月随便请几个好朋友吃个饭饭。酒留着以后摆。”

          我吐血,我那棵遥远的杨树——徐总正说明一个问题:

          女人唯一不变的就是善变。

          可系,

          介到底系怎么一肥事捏?

          嗯,我那棵遥远的杨树——徐总的准先生估计意识到了危险性。小贝要是早点和海藻结了婚,他俩估计也能和我那棵遥远的杨树——徐总与其准先生一样,过着艰苦奋斗简单而幸福快乐滴日子。

          徐总美玲,恭喜恭喜!

  • 好久不见 - [2009]

    2009-09-08

          好久不见,你们想我了吧?

          呵呵。

          博客没换,换了屋子,新家很舒适,很安全,所以乐不思蜀道难解难分开不是我要的结果忘了更新。

          最近身边发生了一些事,一些变更,那些计划外又似计划内的变更。

          人和人的关系很奇妙。它建立在一个外界强制的基础上,比如一起租房、一起上班、一起学习、一起找乐诸如此类。这些关系会在外界强制的外壳破裂后立刻或逐步淡化,所以,在外壳还完整的情况下,你们的关系可能是一生中的最高峰。

          不同的外壳有不同的期限。最长的外壳,叫一起生活,这种外壳往往坚硬过其他任何外壳,但它们有致命的穴位,覆水难收式的脆弱穴位。

          有些外壳会转换成不同形式再次罩住你和曾经的人,有些外壳就永远消散殆尽了,你们的关系,无论当时多微妙,都会随之消逝。若干时间后,得幸偶遇,只剩一句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       

  •  

    转自奶猪博客

  •       日子终究是自己的。

          歇斯底里地爆发,直到有一天从有大窗户能吸收大阳光的房子里跳出去,

          纵身而跃,想必才是极境。

          日子终究是自己的。

          那些暂时的陪傍循环消逝才是常态。

          从有大窗户能吸收大阳光的房子跳出去,

          跳进温和的有阳光的空气里,

          想必才是极境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 而你是永恒的存在。

  • 遁入空门 - [2009]

    2009-04-30

          眼看着就放假了。

          波记:五一作甚?

          答:金台寺一日游,同行?

          波记:NO!我还要在红尘中沉浮,不想现在入空门。

          答:……

          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

          阿弥陀佛,波记你就继续骚吧,善哉。

          空空救我!

  • 我说,亲爱的。 - [2009]

    2009-04-03

          波波妈妈去四川灾区了,那废墟赐给波波妈妈捕捉生气的力量,总之,发的博文感人地一塌糊涂侦探加杰特,然后我拉到底下去看评论,有个“网易博友86空”深深浅浅地印了个脚丫印:“挺住 亲爱的”

          爷爷的,你俩在实施催泪计划是咋的?丫的,不知波波妈妈在灾区看到这个是不是得沿废墟挥泪狂奔?

          空空:“朋友不能陪你一辈子的,所以得找个男人,一直陪你。”

          网易博友86空,言教不如身教,你这个样子,我满意。

          上面那句话我听到了,我说,亲爱的,你听到了嘛?